综艺娱乐八卦综艺娱乐八卦

魔道祖师肉车:摸老师两腿中间的位置老马

2020-05-22 08:27:27 写回复

苏蜜坐在化妆间里,手里紧紧的捏着一张照片,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,指关节都因用力而发白。

照片上是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,五官英俊完美,犀利的目光似能穿透照片纸,令人臣服。

他是傅奕臣,帝国首富,一个集外貌于财富为一体令亿万女人趋之如骛的男人,也是今天苏蜜的目标。

“加油!拿下傅奕臣,你一定可以的!”

苏蜜攥了攥拳头,咬了咬唇,将照片贴身放好。

今日尊享有一场古董拍卖会,难得的邀请到了傅奕臣。

拍卖会能得邀请函的都是帝国政商界大鳄,苏蜜弄不到邀请函,不过她却知道,拍卖会最后,举办方安排了一场女孩走秀的活动。

文学

说是上台走秀,拍卖衣服,可真实拍的是什么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苏蜜抬眸看了眼四周各具特色的美女们,手心溢出了汗水。

她必须接近傅奕臣,可是她追着他一个多月了,想尽办法却连他的衣服边都没能摸着,这种级别的大佬根本不是她随便想见就能见的,如今很可能是她最后的机会。

她绝对不能错过!

“还愣着干什么?!化好妆了就快去换衣服!”

伴着声音,两件薄薄的布料落在了苏蜜的面前,拎着那两片又薄又小的布料,想到自己将要挂着它们站在灯光下似商品一样,苏蜜脸色苍白一片。

只是她没有退路!

半小时后,苏蜜穿着比基尼,赤足站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候场。

“下面有请我们美丽的8号苏蜜小姐,她还是一名大学生哦。”

帷幕那边响起主持人的声音,苏蜜却突然有些迟疑,她从来没穿成这样站在那么多的人面前过。

“进去啊,愣什么!”

身边工作人员见她不动,推了一把,苏蜜不防备,踉跄着便扑了出去,刺眼的灯光瞬间笼罩在身上,她能感受到无数双男人的眼睛聚焦过来,苏蜜举止无措,僵硬而立。

台下,正中的贵宾席上是一个坐姿卓然挺拔的男人,一身做工精良的高定纯色西装包裹着他堪比男模的伟岸身材,灯影下西装上的黑曜石纽扣闪着冷光,和他矜贵沉冷的气质相得益彰。

相比之下,男人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反倒在通身强大风华的气场下,成为了锦上添花的陪衬。

然而那张脸无疑比苏蜜那张照片上更为令人惊叹,俊美绝伦。

傅奕臣对这种所谓的女孩走秀半点兴趣都没有,只是他正要走,鼎丰的王总却凑过来寒暄。

他略应付了几句,漫不经心的抬眸,就猝不及防看到了那个女孩。

他深邃的双眸微微眯起,懒散褪去,黢黑翻涌。

明亮的拍卖台上,那女孩的身子映着灯光,反射出迷人的白。

她低着头,甚至瞧不清楚五官,只能看到柔顺垂下的黑发。

可傅奕臣却发现仅仅如此,他的身子竟一下子紧绷兴奋起来,似有一簇簇火苗在体内燃烧,这个女孩让他感觉到了奇怪的熟悉感。

台上,苏蜜咬着唇,只觉自己要被男人们的目光戳成筛子了,这样一道道目光下,她感觉自己像是什么都没穿一样。

不行,她是来找傅奕臣的,今天她能否成功关乎着一条人命,她不能失败,必须接近那个男人!

苏蜜咬牙,猛然抬起头来,顿时一张清纯于妩媚奇迹并存的脸便完全暴露在了灯光下。一片抽气声后,竞价牌像跳起的地鼠,疯狂的冒着。

“十万!”

“二十万!”

“五十万!”

“五十八万!”

……

竞价声苏蜜已听不到,她焦急的想寻找到傅奕臣的所在。

然而她的目光尚未搜索到目标,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低气压向她席卷而来,她本能遁着那道犹如实质的目光看去。

四目相对,她跌入一双浓黑如子夜般冰冷幽静,却又似埋着火山般炙热的双眸,王者的霸气扑面而来,那眼眸中像是翻涌着漩涡要将她吸入揉碎。

苏蜜骇然低头,好可怕的男人。

见那女孩像林间受惊的麋鹿一般,躲闪开自己的目光,傅奕臣唇角微勾,肆意中带了几分凉薄的冷嘲。

王总显然发现了傅奕臣的失神,停了说话声,往台上看了眼,眼前一亮,笑着道:“怎么?这个傅先生有兴趣?”

傅奕臣没回答,抬了下手,宋哲忙欠身过来听候吩咐。

文学

“这个女孩,我要了!”

傅奕臣低缓的声音响起,人已从高背真皮沙发上站起,迈开稳健的步子,身影凌然往外走。

拍卖场上原本不少人在叫价,见到傅奕臣起身,却纷纷停了下来,不约而同站起身恭送。

宋哲忙抬了下手中的竞价牌,甚至无需喊价,已没人再敢竞价。

这女人傅奕臣看上了,谁还敢再叫价,就等着破产吧。

台上的主持人声音激动,大声喊道:“哦!天哪!8号小姐被傅先生拍下了!真是个幸运的女孩!”

苏蜜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带下台的,浑浑噩噩的到了台下,她才不可置信的再度问工作人员。

“拍下我的真的是傅奕臣傅先生?没有弄错吧?就是那个帝业跨国财团的傅奕臣?”

工作人员见苏蜜激动的都傻了,表示理解,任谁被傅奕臣选中,都得高兴傻了。

“除了帝业财团的傅先生还有第二个人敢叫这个名字吗?恭喜你了。请随我来,我带你去换衣裳,不要让傅先生久等。”

“什么狗屎运!”

“身材也不怎么样嘛,长得也不好看!”

“呜呜,为什么不是我,是傅奕臣啊!倒贴我也愿意!”

“想什么呢,倒贴也轮不到你啊,没听说那个号称帝都第一名媛的倒贴想约傅奕臣吃次饭都没门呢。”

……

苏蜜跟着工作人员往前走,一路后台等着被拍卖的女孩们议论纷纷。

苏蜜深一脚浅一脚,难以置信,自己本来只想着能借机见上傅奕臣一面,能向他当面说出自己的诉求,没想到她竟然……被他拍下了?

成功了,竟然如此顺利!

一会她该怎么请求傅奕臣答应她,不知道她跪下来磕头他会不会动容。

十分钟后,苏蜜换了件白色系带短裙,踩着十公分绑带细高跟被带到了二十八楼。

工作人员再次嘱咐道:“进去后好好伺候,这一夜伺候好了,这辈子,不,三辈子都不用愁了。伺候不好,惹了傅先生不高兴,可不是只你丢命的事儿,记住了!”

苏蜜点头,温婉道: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电梯门打开,苏蜜迈步走出,一步步往走廊尽头的总统套房去。

她在套房门前站定,按了下门铃,无人应答,手搭在把柄上轻轻一旋,咔擦一声,门开了。

苏蜜深吸一口气,走了进去。

“傅先生?”

她站在灯光通明的玄关处唤了一声却依旧无人应答,苏蜜迟疑了下,走进房间,细高跟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一下下像敲击在她心头。

成败在此一举,她一定要成功。

“傅先生你好,我是苏……啊!”

她一句话尚未说完,便忽而被一只手攥住了纤细的腰肢,湿冷的空气扑面而来,接着她被那股力气甩到了一面湿滑的墙上,下巴被两根修成而有力的手指捏住。

“你是谁?”

苏蜜眨了眨眼,隔着雾气,显现出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。浓黑滴水的发丝,饱满的额头,飞扬的长眉,凌冽的眉梢微微上挑,像精心修剪过的黑绒缎。其下,比寻常人略深的眼窝中镶嵌着一双漂亮到令人惊叹的星眸。

冰冷,剔透,清澈,妖冶。

此刻那双眼眸倒影出她惊惶的脸庞。

挺直而立体的鼻管,鼻端微微有些鹰钩,绯红的薄唇,性感的微抿着,刚毅的下巴似天生带着矜贵之气。

再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俊美到如此程度,他比封面杂志上更加俊美妖冶。

傅奕臣,真的是傅奕臣!

苏蜜脸上闪过喜色,受了惊吓的神经复苏,急声道:“傅先生,我叫苏蜜,我今天来找你是……唔!”

苏蜜的话再度被打断。

这分明是一间浴室,不远处的花洒还开着,溅起一团团的水雾。

男人的身体好像刚在冷水中冲刷过,贴上来的薄唇带着冰冷的凉意,两人都哆嗦了一下。

接着傅奕臣像是受了这温暖的刺激,一把扣住苏蜜的后脑,同时用力将她拥进了怀中。

他身上的白衬衣和西装裤早已湿透,滴着冷水。苏蜜被拖进这样湿冷而坚硬的怀抱,浑身颤抖,身上那件白色雪纺裙顿时便浸染透明,变得和傅奕臣一样狼狈。

冷热的交替,苏蜜像是被丢进冰火两重天。

挣扎、害怕,悸动。

她拍打着傅奕臣的背脊,然而砸的手都疼了,男人也不曾松开半分。

许是嫌她的手不停捣乱太过碍事,他拥着她转了个圈,冷水兜头浇下,接着两人调转了一个位置,傅奕臣背靠在墙上,将她拍打的双手死死压在了他刚硬的背脊和墙壁中间。

苏蜜像待宰的羔羊,只能被饿狼吞食干净而无能为力。

有些可怕的回忆,噩梦一样的过去,席卷而来。苏蜜好像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一夜,她的眼泪不自觉像断线的珍珠滚落,渗透进两人纠缠的唇齿间。

傅奕臣感觉到了,他蓦然抬起头来,凝视过去,眼前的一幕让他呼吸一紧。

女人黑亮的直长发已被淋湿,一缕缕贴在白皙的脸上,泪痕像一道道晶亮的珠光挂在苍白的脸上,双眸痛苦的紧闭着,卷翘的睫毛挂着泪珠。

脆弱,清纯,该死的清艳绝伦,能让任何血性男人看上一眼,便想狠狠强有她,揉碎她!

傅奕臣的眼眸愈沉愈黑,像翻涌着吞噬一切的浪潮,他缓缓开口,“哭什么?出来卖,现在矫情,不觉晚了吗?”

他花了这么多钱将她拍下,不是为了看她哭的。

冰冷含嘲的声音,像来自地狱的阎君,明明两人做着最亲密的事儿,却没半点温度。

苏蜜像是死里逃脱一般,睁开眼眸,一双被泪水洗过的眼,潋滟波光,清澈明净,连连摇头。

“不是,我是迫不得已,傅先生您能不能先听我说几句话……”

她急切的说着,她想解释清楚,自己是有要命的事儿求助,却根本没有机会接近他,并不是真的想要出售身体,可是被他禁锢的紧张感让她害怕的颤抖,泪水没止住从眼眶中晃落了下来,甩到了傅奕臣的唇边。

他勾唇嘲弄一笑,道:“欲擒故纵?女人,我已经对你有兴趣了,别玩过了!”

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这些年来自己第一个动了兴致的女孩,他早就已经让人将她扔了出去,但如果她再这么不识趣……

听出他话里面的意思,苏蜜顿时面色一变,苍白的脸色像霞光染上,渐渐浮起绯红。

他要赶自己走吗?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见到傅奕臣,还没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,不想就这么被赶出去。

她努力调整着呼吸看向他,双眼里的惧怕依然存在,却多了几分让他好奇的坚定。

苏蜜乱了心跳,红着脸连连摇头,“不是的,我没有欲擒故纵,我是有人命关天的事儿要和傅先生商量,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傅奕臣的沉喝声打断了苏蜜急切的辩解,他用过分好看的手指挑弄起她脸侧一缕黑发,俊美的容颜贴近,缓声道:“你觉得现在适合商量事情?人命关天?确实人命关天!我傅奕臣憋出事来,你全家都不够陪葬!懂?”

他说着更贴近她,语气紧紧咬着“憋”字,苏蜜绯红的脸蛋热的已能煎蛋,她从没在正常情况下和哪个男人这样贴近过。

文学

傅奕臣呼出的气息已褪去了方才的凉寒,灼热的男性气息,满满都是荷尔蒙的味道,他抚过她的脸蛋儿,带起一阵酥麻。

她忍不住缩着脖子,有些胆怯的道:“可我……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儿……”

虽然苏蜜不觉得男人憋着是什么人命关天的事儿,显然傅奕臣不这样以为,她已经不敢再提那四个字了。

可是,真的人命关天啊!苏蜜神情急切,傅奕臣却突然松开她,横抱起她往外大步走去。

“闭嘴!”见苏蜜还想开口,傅奕臣沉斥出声。

外头开着中央空调,冷气铺面而来,遇上身上的湿衣,苏蜜打了个冷颤不自觉往傅奕臣火热的胸膛里挤了挤。

>>>>本文全文在线阅读<<<<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