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观影指南最新观影指南

体育老师露屁股眼: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

2020-05-22 08:27:23 写回复

入夜。

邮轮上举行的舞会还在继续,衣香鬓影间是起伏的莺声燕语,调笑呢喃。

穿着一身绯红抹胸长裙的顾非衣,双手环胸瑟缩站在东舱门口。

心中的愤怒和焦灼,让她白皙的小脸泛红,呼吸不畅。

“顾非衣,看看这些,都是你那个妈和男人的照片,只要我交出去,她就没活路了。”

顾依涵那嚣张恶毒的声音还响在耳边,让顾非衣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。她深深吸了口气,朝着顾依涵指定的舱房方向走去。

只是还没到达舱房,就被焦急等在过道的人截住了。

“怎么是个女的?”

文学

“什么?”顾非衣没听清,被人不由分说的拽到一个舱房前,一把将她推了进去。

她踉跄的跌了进去。

有只滚烫的手准确的扣住了她纤细的脖子,在她发出叫声之前,将她粗鲁的按在了墙上。

“砰……”门跟着被关上了。

黑暗中男人的喘息让人害怕,似乎有生命般,沿着她的脖颈缓缓而下,带着她的手腕,将她的手掌按在他胯间。

那里滚烫的热意让她羞恼的双颊绯红,恨不得扑过去咬断这个老男人的喉咙。

可男女力量的悬殊让她挣不开,只能急促叫了声,“你先放开我,我……我会的!”

她还记得,她得和他拍那种照片才算完事。

谁知话音才落,人就被狠狠按在墙上,她痛的叫了声。

同时,壁上的开关被人摁下,整个舱房骤然光亮。

顾非衣猛地抬头,双眼的瞳孔在看到眼前的人后,急速的缩了下。

眼前的人戴着遮了上半张脸的面具,显然是参加了今夜化装舞会的客人。

他的双眼幽深而又灼亮,里面幽藏着她看不懂的情绪。

此刻他正抬手盯着自己的手掌,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。

虽然这个男人看着尊贵神秘,但绝对不是顾依涵为自己准备的那个肥肠大肚的老男人。

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她来错舱房了!

“对,对不起,我走错房间了。”她恼急的红了脸,转身就要去开舱门。

然而身侧快速横来一只手臂,将她堵在舱门和健硕的胸膛之间,男人的另一只手试探的抚上她的脸,眼中闪过惊异——

居然没有恶心的感觉。

“你!”

顾非衣无措的瞪大了眼,一时忘了动作,那人却得寸进尺般,整个人都挤靠了过来,两人的身体只隔着布料,紧紧相贴。

男人身上的热度通过相贴处源源不断的传到她的身体,让她浑身发热,脸红的不行,才想解释,男人的手指也跟着伸了过来。

他原本只想碰一碰女人的嘴唇,试验下自己的厌女症在这个女人身上是不是无效的,哪知一下碰了女人的小嘴里,还碰到了她柔软的舌头。

顾非衣指愣住了,整个人像是被烧了一样,猛地回过神来,狠狠啃了男人的手指一下,将人一推,拉开舱门,疯了似的跑了出去。

“呃……”

女人那一下太狠了,那痛意沿着神经一路传达,竟完全没有以往碰到女人时的恶心感。

他冷眼看着纤弱的女人逃走,盯着通红的指尖若有所思。

“爷!”舱门外的人瞬间分成两队,一半去追人,一半匆忙进了舱房。

安静的过分的空间内,男人急促的声显得尤为清晰。

“爷,您?”秦琛仔细看了一会,确定他只是药性没解,没受其他的伤才松了口气,“我让人立刻再送个男医生过来!”

“不用,回我们自己的邮轮。”男人说着,忽然停了下,“找到她。”

秦琛一愣,忽然狂喜,“是!”

“呼……”

“呼哧……”

顾非衣跑在邮轮内,疯狂的向着顾依涵指定的舱房跑。

不知道那个老男人还在不在,不知道顾依涵有没有等不及,将那些能把妈妈毁掉的照片发出去。

“快一点,快一点……”

“砰!”她狠狠撞开舱门。

“你迟到了。”顾依涵的脸色十分难看,她还穿着舞会时的礼服,阴沉着脸坐在舱内。

“不,求求你……”

顾非衣用手撑着舱门大口呼吸,“我,我刚走错了,你不要发照……”

“真以为我会信守承诺啊,哦,你妈妈她好像跳楼了呢,现在躺在医院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顾非衣没想到她会这么狠,她僵硬地站在原地,脸色煞白。

她冷笑着,抬手打了个响指。

房间里立刻蹿出几个上身的魁梧男人来。

“照片我是一定要拿到的,没有曹老板,还有其他人!”

“你!”

顾非衣恨不得冲过去杀了她,可如果被抓到拍下那种照片……

她咬咬牙,转身就跑。

不能,绝不能!

她不能就这样被毁掉,她还要回去看妈妈。

身后是不断追逐着靠近的敌人,顾非衣冲到后舱夹板上,便无处可逃了。

她被他们逼到栏杆旁,双手死死抓着栏杆。

心中从未有过的愤怒和绝望像是把火一样,燃烧着她的一切。

文学

“顾依涵,今天我要是死不了,将来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世上!”

说完,没有一丝丝犹豫,她以最快的速度翻过栏杆,扑通一声跳进海里。

“她跳海了!”

“还不快追!”

……

身体坠落深海,海水压迫着身体,低温和水压让人呼吸困难,快要窒息。

顾非衣看向不远处另一座邮轮,快速地游去。

冰冷的海水中,突然有只手臂横了过来,将她拦腰一抱。

顾非衣惊愕的瞪大眼,害怕的脑袋狠狠撞向男人身体,死命想挣脱。

男人却将她紧紧箍着,大力钳制住她,身形一动,往上窜去。

“放……唔……”

“咕噜噜……”

海水倒灌入口,顾非衣呼吸困难,身体开始无力发软,眼见男人要将自己带上岸任顾依涵拍那些照片,心内猛地爆发出无比的恨意,也不管是男人哪个部位,张口狠狠咬了上去。

男人一声闷哼。

平静的水面突然有了巨大的动静,“哗啦”声中,抱着人的战九枭破水而出。

那人黑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贴了满脸,有的还婉转的贴在男人小腿上,因为寒冷和痛苦紧紧缩成一团,看着十分娇小。

是个女人。

“爷,这是?”

“自己撞上来的小东西。”战九枭深邃蕴黑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甲板上的女孩,勾唇,还是两次。

装修豪华的邮轮顶层。

战九枭懒懒靠坐在沙发上,他穿着松垮的浴袍,修长的腿斜斜安放着,右边大腿内侧一个血粼粼的牙印横着,因为伤口被水泡了会,还透着些白。

他修长的五指虚虚搭在伤口边,那个女人正躺在他的脚边,他俯下身,用手分开她脸上湿漉漉的头发,睨了眼指尖细小的伤口和大腿传来的痛意,微眯了双眼。

“找个女医生来。”

他心里有个猜测想要得到证实。

医生很快便被带了进来。

她似乎很激动,来之前还打扮过,身上喷了好闻的香水,还没碰到他的伤口,战九枭就难以忍受的皱起眉,两片薄薄的嘴唇抿了起来,“滚!”

“不,太子爷,让我为您……啊……”

舱房内一片兵荒马乱。

动静大的让顾非衣猛一下惊醒过来。

迷迷糊糊看到几个大男人扭着个女人往舱外拽,玻璃碎渣还四处飞溅,她慌怕的抖着身体往后退,大腿不知磕到了哪里,她“啊”的惊呼了声,整个人重心不稳,一下子往后倒去。

预想中的疼意并没有袭来,她被人稳稳接在了一个硬邦邦而又温热的怀里。

顾非衣慌乱的转头,一下子撞进一双如墨般的眼里,黝深的像是融了整个星辰。她呼吸一窒,慌不迭的道歉,“对,对不起……”

说着就想退出去想办法逃,却不想男人轻轻勾了勾嘴角,大手一捞,将她紧紧箍在怀里。他凑过来,静静的看着她,“你是对不起我……”

顾非衣一懵,男人凑的有点近,灼热的鼻息让她不自在的动了动。

战九枭的呼吸一紧,下意识扣紧了顾非衣的纤腰,他目光直勾勾的,“你要怎么赔我?”

顾非衣愣了。

她涨红了脸,呐呐的,完全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。

战九枭小小的勾了下唇,大刺刺的将右腿往外一伸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见她没反应过来,他朝她努努嘴,慢条斯理地动了动腿,动作做的矜贵又优雅,让那一圈牙印很清晰的对着顾非衣。

冰冷刺骨的海水,猛然将她拽住的男人……情急之下的那一口……

顾非衣震惊的抬头看他。

那个看着神秘而又冷漠高贵的男人,也正直勾勾盯着她。

“你……”原来那个人是要救她。

瞪着男人大腿根的伤口。

她,她还把人咬了,还咬在那个地方……

大腿内侧,一圈整齐的牙印,她那会生死之际咬的又狠又凶,这会已经发紫了。

顾非衣羞愧的脸都红了,慌忙低下头,整个面孔感觉都烧开了,“对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“想起来了吗?想起来了就包扎处理下吧。”

战九枭慵懒的将身体靠在沙发上,左手却还虚虚的掌在顾非衣的腰上,像是掌控着猎物生死的猎人,气定神闲的看着她。

他知道,她无法拒绝。

顾非衣确实无法拒绝。

她愣愣的看着男人的伤口……

伤在……大腿内侧!老天,这伤要怎么处理?

顾非衣轻轻咬了下唇,迟疑了几秒,终于鼓起勇气,在战九枭跟前蹲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那会你是要救我。”

她仰起头,认真的看向他。

战九枭没有说话,屏息看着她双眼转了转,就找到了之前女医生遗留的药箱,翻找了下,准确的找到了消毒水。

“会有点疼,我尽量轻一些,你忍一忍。”

他伤的位置实在尴尬,顾非衣也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咬的下去的,她红着脸,拿棉签小心涂着。舱内一时间安静的过分,只能听到男人浅浅的呼吸慢慢加重,徒然间急促起来。

顾非衣一愣,还没回神,就被他的大掌禁锢住了。

手背一烫,顾非衣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。

她羞的涨红了脸,感觉整个人都在冒热气。

“对,对不起……”

她窘迫的差点哭了,小脸红扑扑的,仰着头可怜兮兮的解释。

战九枭俯低身体,健硕的身躯几乎将她娇小的一团笼在内,他薄唇抿得更紧,低声说道,“你好像一直在说对不起。”

顾非衣愣愣的看着他,有些不明白,除了说对不起,还能说什么。

“先生,我……啊!你要做什么?”

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的,等顾非衣再回神的时候,人已经被战九枭压在沙发上。

“你做什么?放开我!”

他就像行走在黑夜中的猎豹,那份强悍霸道的气息,吓得她几乎魂飞魄散。

“别、别乱来,放开我,我……我不是……那种女孩。”

“不是那种女孩?”战九枭头一低,薄凉的唇凑近了她的脸,干燥的指腹按压在她的红唇上。

文学

他像是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,又按又压又揉,最后更是轻轻挤了进去。

“可你说过,要伺候我。”


>>>>本文全文在线阅读<<<<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